立即注册 登录
江湖游戏社区-文字江湖聊天室-武侠江湖论坛 返回首页

美好的回忆的个人空间 http://bbs.2012jh.com/?966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很经典的迷你鬼故事,没有血腥,耐人寻味

已有 309 次阅读2018-4-14 14:08

化蝶
他和她相爱了。 
他配不上她,所有人都这样说,相貌、才华、身世、财富……他都配不上她。 
他和她的父母都剧烈的反对。 
于是他和她决定殉情,发誓来生化为蝴蝶,双双对对。 
他和她自杀了,人们被感动了,他们被埋进同一个墓。 
惊雷劈中了墓,墓,裂开了。 
美丽的蝴蝶,从墓中飞出,古老的神话,再现了。 
蝴蝶,只有一只。 
他变成了一只蛾子。 
原来即使死亡,也不能使他们平等。 
原来他,真的配不上她。 


换心

那是年轻时,一场荒唐的恋爱,刻骨铭心。 
分手后,他独自饮下了一斤白酒,喝得昏天黑地。 
然后是剧烈的呕吐,酒液、食物、胃液、胆汁…… 
忽然一个桃子一般的东西,从嘴里呕了出来,飞一般的逃走。 
他感到胸腔里少了什么东西。 
那是,那是我的心! 
一场混乱的追逐,他抓住了桃子,囫囵吞了下去。 
三十年间,浑浑噩噩,竟然也就这样过去了。 
她,竟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妪了。 
“你可知道,你的心,三十年来,始终在我这里?”老妪问他。 
手上那颗顽强跳动的心,看起来十分面熟。 
他却没有任何感触,只是机械地问:“那么,我胸腔里的,又是什么东西?” 
老妪划开了他的胸腔,掏出一颗枯萎、冰冷的心。 
“三十年前,你吞下的,是我已经死去的心。” 


楼上的邻居

楼上的邻居,实在是太过分了。 
经常在他熟睡的时候,弄出霹雳一般的声响,吓得他从梦中醒来。 
就此彻夜无眠,瞪着天花板,听着楼上的声音, 
直到天明。 
他终于忍无可忍。 
冲到了楼上,砸了砸门。 
门开了,一个满脸忧郁的男人出来了。 
一场怒骂,他把平生知道的骂人话全部骂了出来。 
忧郁的男人连连抱歉,并说明天一定上门道歉。 
难得的好觉。 
起床时,突然想起,自己不是住在顶楼吗? 
那个忧郁的男人,长得为什么那么象去年跳楼死掉的张先生。 
这时,响起了敲门声。 

似曾相识的ONS 
他又钓上一个。 
似曾相识的搭讪, 
似曾相识的调笑, 
似曾相识的言语, 
似曾相识的宾馆, 
似曾相识的房间和床, 
甚至,似曾相识的动作和呻吟…… 
她往他耳朵里吹了一口气,嫣然一笑:“我先去洗洗。” 
他不禁打了个寒战, 
这个小动作,这句话,仿佛也似曾相识! 
她出浴后, 
他忍不住向她倾诉, 
这一切是多么似曾相识,彷佛,以前也有这样一个女子,曾经坐在床边,边擦着头发边听他倾诉。 
她默默的听,突然间, 
她的头歪了下来,以一个不正常的角度, 
鲜血,从脖颈处那个巨大的伤口内流出来。 
她窃笑着:“那一天,我就是这样被你砍掉头的,你忘了吗?”



商场里的男人
商场的长椅上坐着一个男人。 
她每次逛商场时,总能看见他。 
他总是提着大包小包,不时看一下手表,四处张望。 
他一定是在等待自己的妻子或者女友。 
她想。 
她在他身边坐下来,想休息一会。 
他突然开口了:“女士,可不可以麻烦你去那边专柜的试衣间看一下,我的妻子进去很久了。” 
她疑惑地看看他。 
他不好意思地笑笑:“对不起,售货员去开票了,我又不好进去,可以麻烦你一下吗?” 
她只好答应下来。 
敲了敲试衣间的门,没有回应。 
试着推了推门, 
应手而开。 
试衣间里没有人, 
只有一堆枯骨,躺在一堆新衣服上,骷髅上的长发,居然还是那么黑亮。 
她惊叫着退了出来。 
撞上了那个男人, 
他焦急地问着:“你看到我的妻子了么?” 
她看到,他的脸上,最后一块腐烂的肉也掉了下来。 


隐身叶

他从古书上,知道了隐身叶的存在。 
只要将这种叶子,顶在头上,人们就看不到你了。 
他找了整整二十年,终于找到了隐身叶。 
在家中做了试验,他当着妻子的面吸起了香烟, 
妻子呛得直咳嗽,却看不到他。 
他用摄像头对准自己, 
屏幕上也没有了自己的身影。 
他放心了,开始施展自己的计划。 
赶往银行的路上, 
他被人按住了肩膀, 
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 
他非常惊讶:“你应该是看不到我的啊!” 
老人微笑着说:“古书上说的没错,你戴着隐身叶,人是看不到你的。” 
顿了一顿,老人露出了獠牙:“不过,我可不是人啊!” 

原来,戴着隐身叶的人,在另一个世界里,就如同打着手电走夜路的行人一般耀眼 


变翼

他的肩膀痛了很久了。 
痛到不得不放下繁忙的生意,到一个名医那里求诊。 
“双侧肩胛骨骨癌,晚期,还有半个月时间了。”医生冷静地下了判断。 
他震惊了, 
“我才二十三啊!” 
医生同情地望着他:“手术没有什么意义了,回去享受你最后的人生吧!” 
一个月后,他再次来到医院。 
虽然面色带着迷茫,但是看起来不象是要死的人。 
他对惊讶的医生说:“上次回家之后,我就待在家中等死,没想到过了一个月, 
我还是活着,而且,我长出了这个。” 
脱下上衣,一对翅膀从他的肩膀后伸展开来。 
光洁、闪亮,这是一对天使的翅膀。 
医生吞了吞口水:“你有没有对别人说过这件事?” 
“没有。” 
“哦,那很好。” 医生拍了拍他的肩膀,忽然给他打了一针。 
他惊奇地晕倒了。 
医生将他拖进手术间,掏出了手术刀: 
“我已经诊断你患有骨癌了,就算你变成了天使,也必须患骨癌而死。” 
医生开始切割他的翅膀,血,飞溅到医生秀气的脸上。 
“天使也好,恶魔也好,我的诊断,是不能错的。” 


吃形补形

明天公司和外商的谈判, 
他将作为翻译出现在谈判桌上, 
因为他是公司唯一掌握葡萄牙语的人。 
他清楚, 
这次谈判的成败对他来说,算得上生死攸关的大事, 
他也知道,自己的葡语丢弃多年,只能听,不能说了。 
所以他只有求助姑妈。 
姑妈是一个异人, 
她会做各种各样奇怪的菜, 
吃了这些菜,你就能拥有各种各样的才能。 
现在他的面前,就摆着黑糊糊的一盘菜, 
姑妈诡秘地笑着对他说:“吃了吧,要全部吃完,不能留下。 
记住,吃了之后,三天内都不可以呕吐,绝对不可以。” 
这盘菜有着奇妙的甜香和滑嫩的口感, 
却又夹杂着焦糊味和腥气, 
他狼吞虎咽的吃完了。 
第二天的谈判,非常成功,他的葡语听说都非常流利,外商对他也十分欣赏。 
庆功宴上,大家纷纷向他祝酒, 
而他越喝越觉得恶心,不得不一再抑制自己呕吐的冲动。 
筵席将散,有人谈起一桩本市的传闻: 
“某大学的葡语教授,昨天死在家中,舌头不翼而飞。” 
当他听到这传闻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吐了。 
众人惊讶地看到,在他的呕吐物中,一条完整的舌头,分外引人瞩目。



他偷偷溜进了女友的家中,想给她一个惊喜。 
女友的闺床上, 
居然摆放着一个鸡蛋, 
他好奇地拿起鸡蛋观看,却一不小心掉到了地上。 
鸡蛋碎了, 
随着蛋清一起流出来的,却是一个小人, 
一个抱着膝盖沉睡的小小男人, 
虽然只有鸡蛋大小,但是从身体比例来看,已经是一个成年男子了。 
他感到一阵恐惧, 
女友不知何时回来了, 
冲他微笑着摇摇头, 
他就感到了一阵晕眩, 
他睡着了。 
他感觉到自己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 
无法呼吸,却没有窒息, 
睁不开眼,却不觉得恐慌, 
四周如此温暖,他彷佛漂浮在海洋中。 
最后残存的理智告诉他,自己被女友害了,被封闭在一个蛋中。 
他决心挣脱出去, 
拼命的伸展四肢,努力的撞击蛋壳, 
终于,他出壳了, 
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女友的微笑, 
对这个女人的愤恨瞬间灰飞烟灭, 
他从心里觉得这是世界上唯一能给他安全和温暖的人, 
他向她跑去, 
在他的身边,有十来个同样的小小男人,张开双臂,脸上洋溢着白痴版的微笑, 
欢快地奔向她。 



西红柿 

她很为自己脸上的痘痘烦恼, 
不知用了多少药物, 
痘痘还是顽固地盘踞在那里。 
有人告诉她一个偏方, 
用剥了皮的西红柿在脸上滚,就可以去除那些痘痘。 
于是她天天都去买西红柿如法炮制, 
脸上的痘痘果然一天天消下去了。 
这天她在用西红柿滚脸时, 
竟然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梦中有一个长着西红柿头的家伙, 
冲她大叫:“仅仅为了美容,就牺牲我们这么多兄弟姐妹,你至少该说声谢谢吧?” 
惊醒后, 
看着手中的西红柿,她不知道是否该说谢。 
忽然,同事的电话来约她逛街, 
她扔下西红柿就出去了。 
到了预定的地点,同事却惊叫着逃走了。 
她有点不祥的预感,掏出小镜子一看。 
自己的脸,果然变成剥了皮的西红柿一般, 
稍微不一样的,是西红柿没有她这样,密密麻麻的痘痘。


排斥

他总是无法融入公司里。 
这个小小的公司,上至经理,下至清洁工, 
人际关系好像都很融洽, 
大家都能打成一片。 
只有他,虽然已经来到公司五年来,却还是像一个外人, 
人人都对他很客气,也都和他保持着距离, 
他总有被排斥的感觉。 
象这一次, 
整个公司都出去郊游,唯独忘了通知他。 
他愤愤不平的在家里看电视时, 
却在新闻上看到公司包的大巴翻下山崖,所有人全部殉难的消息。 
他去给同事们扫墓,一边上香,一边难过, 
“你们还是这么排斥我,连去死都不肯拉上我!” 
忽然听到有很多人在喊他的名字, 
抬头看时,公司的同仁们满身鲜血满面微笑的冲他招手, 
他被生生吓死了。 
由于这片墓地已满,他被葬在了另一处山头, 
每晚,他都能听见同事们谈笑风生,却无法加入其中。 
有的人,是注定要被排斥的,无论生死。 



前生

她从小就喜欢洗澡, 
自从家里买了那个超大的浴缸之后, 
她就更喜欢泡澡了, 
每天都要在里面泡上几个钟头。 
丈夫有点不太高兴, 
偶尔叫她不要泡太久, 
她就一脸憧憬地说:“亲爱的,我觉得,我前生一定是一条美人鱼。” 
丈夫笑着问她:“你前生是美人鱼,那我前生是什么?” 
她在浴缸里打着水花:“你前生一定是个王子。” 
她没有骗他,她真的经常梦见,自己是条美人鱼,在海洋里畅游, 
有时游上沙滩,看看那英俊的王子。 
虽然王子和丈夫长得不太像,但她还是坚信王子就是丈夫的前生。 
她的人鱼梦越做越多,泡在浴缸里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丈夫则越来越不耐烦,看她的眼神也越来越烦躁, 
有几次甚至把她生生从浴缸里拖了出来。 
可是她还是觉得前生是条美人鱼, 
也许今生也是, 
她终于辞去了工作,成天泡在了浴缸里,在里面吃饭,也在里面睡觉。 
丈夫已经有几天没有回家了, 
她有点担心,却不愿走出浴缸,只是在里面泡着。 
忽然,丈夫猛然冲进了浴室, 
用一把钢叉,狠狠刺进了她的腹部, 
她痛得说不出话来, 
无力的扭动着,血水迅速地染红了浴缸。 
丈夫同样痛苦地看着她: 
“前生前生!你就知道自己前生是鱼, 
你知道吗?我有多少次梦见,自己前生是一个渔夫?” 
他一面说着,一面将她挑出浴缸,扔进了背后的鱼篓里。 


酒诈

三位好朋友坐在一起吃大排档,喝夜啤酒, 
夜深了,摊位上已经没有几个人,连摊主都靠在一边打起了瞌睡。 
三位朋友也都有点晕晕乎乎了, 
忽然,一个人走到他们的桌边,坐了下来, 
一位朋友不满地说:“先生,你坐错了位置了。” 
这个人悲伤地摇摇头,用一种暗哑的声音说着: 
“小志,你不认识我了吗?” 
小志正是这位朋友的名字,他不禁多看了这个人几眼, 
可是,他很快确定,自己并不认识他 
其他两位朋友也是大眼瞪小眼,表示并不认识这个人。 
这个人见到大家的神情,显得更加悲伤了, 
“这才几个月的功夫,你们都把我忘了, 
我是阿才啊!” 
三位朋友,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寒战, 
阿才确实是他们的好朋友,好到穿一条裤子的好兄弟, 
不过,阿才在三个月前出车祸身故了。 
这个人委屈地看着大家,继续用他那暗哑的声音数落他们不够朋友, 
既然还幸福地活着,都不知道该去看看死掉的自己, 
同时不时地爆出三位朋友的私密故事, 
那些只有他们和阿才才知道的小秘密,让三位朋友的脸色越发的苍白。 
三位朋友慢慢明白,眼前的陌生人,可能是被死去的阿才附体了, 
他们拍着他的肩膀,抓着他的手臂,哀叹他死得太凄惨,责备自己没有好好照看他…… 
听着三位朋友的哭声, 
“阿才”心里暗暗得意,自己偷偷听了一夜这三位朋友的醉话, 
才装成死去的阿才来骗他们, 
在他们哭得死去活来的时候,自己就可以浑水摸鱼,趁乱取走他们厚实的钱包了。 
忽然,其中一位朋友,怔怔地看着他, 
泪流满面的脸上,闪过疑惑: 
“可是,阿才, 
你怎么忘了,我们三个,是和你死在同一辆车上的啊!” 


酸菜

她端上一碗酸菜, 
满怀期待地看着他, 
他尝了尝,微笑了一下,叹了一口气。 
她有点生气,轻轻打了一下他的头, 
问道:“还是没有那种味道?” 
他歉然地一笑:“不要再试了,你做的已经很好了, 
不过那种乡村里的酸菜做法,只有我老妈才知道啦!” 
她也叹了一口气, 
这个嘴刁的老公,着实可恨。 
不过她也不服气,难道婆婆做的酸菜,就真的那么好吃? 
她一定要做出婆婆做的那种酸菜来, 
她满脑子想的都是酸菜,以致做梦都梦到酸菜, 
从梦中惊醒,看到还在酣睡的他, 
她觉得有点委屈, 
客厅的电话响了,竟然是婆婆, 
“什么?这小子还想吃我做的酸菜?真没出息!” 
她和婆婆聊了很久,毕竟婆婆打个电话来很不容易。 
几天后, 
又是一碗酸菜,被端上桌来, 
他漫不经心地尝了一口, 
顿时发出了惊叹声! 
就着馒头,他含着泪吃完了所有的酸菜。 
饭后,他深情地拥抱着她, 
“谢谢你,妈妈年前去世以后,我还以为再也吃不到这种酸菜了。” 




大爱
她和这个男人第一次见面, 
他就给她看了他的全家福, 
上面有很多人,男女老少,济济一堂。 
他看着这些照片的时候始终在幸福的笑着, 
“这些家人是我最大的财富,我很爱他们,一刻也不想离开他们。 
前排第三个是我的前妻,虽然她离开了我,但是我还深爱着她。” 
他深情的眼神,真诚的话语,打动了她。 
这是个有爱的男人,对自己的家人,对自己的前妻都是这般的深爱, 
她希望能够取代他的前妻,享受他的大爱,也给他同样的爱。 
所以当他约她去他家做客时, 
她爽快地答应了。 
他的家里,有很多熟面孔, 
那张照片上的人,居然都在他的家里等她。 
“这是我父亲,这是我大叔,那边是我的表侄女……” 
他热情地介绍着,冲每个人微笑, 
忽然,他停顿了一下,指着一位女子对她说, 
“这就是我的前妻,相信你们会相处的很愉快的。” 
她木呆呆地看着他的前妻,已经说不出话来, 
他的前妻木呆呆地看着她,同样没有说话, 
和屋子里所有他的家人一样, 
他的前妻也是一件用原装人皮制成的标本。 
“我从第一眼就爱上你了,留下来,做我的家人吧!” 
他富有感染力地笑着,挥舞着一把小巧而锋利的刀。


他已经年过六十,看起来却像四十出头, 
只有眼角的皱纹,泄露了他的秘密。 
此刻他坐在酒店的雅间里,焦急地等待着。 
一位白发女士缓缓走了进来, 
他从座位上站起来,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怎么是你一个人来?” 
白发女士坐了下来,冷冷地看着他, 
他被看得低下头去,低声说着, 
“当初抛弃你们是我不对……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不肯让我见见女儿么?” 
她终于开口了, 
“你知道么?你离开之后,我同时打两份工养活自己和女儿, 
为了不让才两岁半的女儿四处爬动,每天早上,我都把她叠进被子里, 
晚上很晚下班后,才把她放出来。” 
她的表情很像是在哭,可是,枯涸的眼睛却已经没有了泪水。 
“我们母女这样的日子,不知道过了多少年!” 
她激动地说着,一边说,一边摆弄手中有些破旧的小提包。 
“你想见女儿?好吧,那就让你见!” 
她愤然打开了提包,拿出了一叠纸一样的东西, 
这东西自动打开,就像叠好的被子被人铺开。 
很快地,一个妙龄少女站在了他面前, 
豆蔻年华,青春年少, 
只是,她的身体扁的象张薄被,身上还有几道明显的折痕。 
“爸~~~~爸~~~~~”她的声音好像也被折叠过,曲折回环。 
他看着女儿,觉得自己的心脏也被人折叠过了。 


一件T恤

他从网上邮购了一件T恤, 
这件T恤貌似普通, 
里面却隐藏着一个秘密, 
当你穿着它,把它翻过来套在头上时,就会露出里面的僵 尸图案, 
这样在别人看起来,你就突然变成了僵 尸。 
他决定在今晚的聚会中穿上它, 
吓唬一下那些喜欢惊险刺激的同伴们。 
当他在一个灯光昏暗的酒吧突然套上T恤,装成一个僵 尸时, 
伙伴们的反应远远超过了预期, 
他们一个个尖叫着,连滚带爬地向外跑着, 
他有点意外,站在酒吧里捧腹大笑, 
“嗨!不过是一件T恤而已,你们怕什么?” 
伙伴们观察了半天,才一个个惊魂未定的走进来,连声咒骂他太过分了。 
不过大家还是很欣赏他的这件T恤, 
“这件T恤在哪里买的?真是太酷了,上面那个贞 子的画像真的好像啊!” 
“说什么呢!我的T恤上明明是僵 尸!”他不满地叫嚷着。 
大家忽然又静下来了, 
他在这寂静中脱下了T恤, 
T恤的内侧,那个著名的女 鬼正盯着他,眨着眼睛。 


绿痕

他是在网上认识她的, 
那是在一个古文化论坛上, 
她的帖子让他惊叹不已,于是他要了她的QQ, 
渐渐的,他发现她简直是一座宝库, 
学识渊博,观点独到,对古文化的理解非常透彻, 
而她也欣赏他对古文化的那种热忱和向往。 
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个很大的博物馆里, 
她有着健康的小麦色皮肤,优雅古典的气质,和他想象中的完美形象几乎完全一致。 
几次见面后,他和她终于共赴巫山, 
那感觉让他沉醉不已。 
没过几天,他全身都起了红斑,私处更是肿胀溃烂,痛苦难当。 
他即羞愧又愤怒,还有深深的失望, 
那样一个典雅的女子,竟带着这样放荡的疾病! 
他把她约到家里,狠狠痛骂了一番, 
她静静地听着,微微地一笑, 
“我以为你是有古人之风的男子,本想托付终身, 
既然阁下见疑,我也不愿再留在这里了。” 
忽地一纵身,她竟直直地奔着窗口去了, 
他大大惊,急伸手去拉时,却只抓住了一只柔柔的手腕,旋即被挣脱了。 
楼下顿时传来他人的惊叫声, 
他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上面留着一抹墨绿色,像是,铜锈。 
冲到窗口向下望去, 
楼下的空地上,一尊青铜仕女像把地面砸了个大洞。 
他这才想起来, 
自己当年放弃考古生涯的原因,就是患有严重的青铜过敏症 


梦游

“楼下为什么这么吵?” 
他被一阵嘈杂声惊醒,大声问着正在准备早餐的妻子。 
“真惨啊!听说是有人半夜闯进去,杀了他们一家三口。” 
妻子感慨着。 
他把眼镜碰到了地上,弯腰去捡时,却看到床下有一团东西。 
是他上班时穿的的衬衣,却被揉成一团塞进床底,裹着一把匕首, 
衬衣上的血还没有完全凝固, 
发出浓浓的腥味。 
他这一天都像在噩梦里。 
他曾经患有严重的梦游症,几经医治才得以痊愈, 
现在看来,并没有完全治愈。 
晚上回家的时候,他把一切都告诉了妻子, 
妻子脸色煞白,却还是吻了他。 
按照他的要求,她把他捆绑在椅子上, 
入夜,他强睁着眼睛,看着躺在沙发上的妻子, 
他听说,梦游的人力气极大, 
他害怕自己睡着后会挣脱绳索,伤害到别人,伤害到妻子,那样他将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妻子忽然醒了, 
她默默地走进卧室,片刻后,穿着他的衬衣,走了回来。 
他惊讶地看着妻子,大声喊着:“快醒醒!你在梦游!” 
妻子冲他一笑,眼睛亮的吓人:“亲爱的,我不是在梦游,正相反,我才刚刚醒来。” 
她缓缓用匕首轻轻划过他的脸,低声说着: 
“我会很长久的梦游,梦游中,我甚至会变成一个温柔可人的妻子,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啊!” 
她真的打了个抖,匕首颤抖着切下了他的耳朵。 
“好在,昨天晚上,我醒了。” 
他恐惧地看着她,那曾经深情无限的眸子里,现在全是残忍。 


蹦蹦跳

走在下班的路上, 
他的脚步都要轻松几分。 
忽然,路边聚着的一小群人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个老丑的女人,衣衫褴褛,正在变戏法, 
她双手高举,念念有词, 
“蹦蹦跳、蹦蹦跳,小珠儿,快回巢……” 
随着她的呼唤,地上几个彩色的玻璃珠不断跳动着, 
越跳越高,越跳越快,最终跳到了一个破碗中,来回旋转着。 
老女人擦了把汗,端起那个破碗,期待地看着众人, 
有人犹犹豫豫地想给钱, 
他觉得十分好笑, 
“什么破玩意啊!肯定用了鱼线牵着珠子,想要钱啊,得多露一手!” 
人们顿时起哄,想给钱的也不给了。 
老女人窘迫的嗫嚅着, 
“没有鱼线……我不会别的……要不我再来一次蹦蹦跳?” 
他带头走了,人群瞬间散去, 
毕竟是下班的路上,人人急着回家。 
夜里,他躺在床上,不知怎么地,就想到了那个老女人。 
“真好笑,就会这么一个戏法也敢出来卖艺!” 
他冷笑着, 
忽然,他发觉,那个老丑的女人,竟然站在他的床头, 
“年轻人,我在给你表演一次蹦蹦跳吧?” 
他大吃一惊,用枕头砸了过去,枕头从老女人的身体里穿过去了, 
“实在是没办法了,就会这一个戏法,我也得吃饭哪,您凑活着看吧?” 
老女人脸上是一幅愁苦的表情,双手高举,低声唱着, 
“蹦蹦跳,蹦蹦跳,小珠儿,快回巢……” 
随着她的呼唤,他的眼珠开始在眼窝中跳动了, 
越跳越高,越跳越快…… 

天亮后,人们在街头发现一个已经死去的老妪,手边的破碗里,只有两个还在旋转的眼珠



他爱上了这个女孩, 
无奈女孩不爱他,见了他都躲着走。 
兄弟们告诉他,追女孩有个百试不爽的绝招, 
缠。 
天天缠,时时缠,缠到海枯石烂,缠到地老天荒, 
只要缠得够久,她就一定是你的。 
他听进去了, 
从此他总是默默站在女孩的宿舍门口, 
她一出现,他就默默跟在她的背后,她去哪,他就去哪,如影随形, 
女孩被他缠到快要发疯,见到他就想哭,就想吐。 
他以为自己就要成功了,却被女孩的其他追求者合力痛打了一顿。 
打得实在太重,他住了很久的医院,还是死了。 
夜里,女孩在半梦半醒之间, 
竟想到了他, 
想到了他的痴缠, 
想到了他那张令人生厌的脸。 
想着想着,她忽然发觉,一股黏滑腥臭的寒气,钻进了自己的被窝, 
轻轻打开了床头灯, 
猛地掀开被子, 
一条长长的,周身布着黏糊糊液体的蛇,正缠绕着她的腿,向上蠕动着, 
这条蛇的头,依稀看得出是他的模样, 
他正在幸福地笑着,吐出蛇信,舔舐着她的肌肤, 
“他们说,只要缠得够久,你就是我的。” 


租屋

他对这房间很满意, 
单间配套,家电齐全,步行到公司只需要十分钟, 
虽然房东提出的租价很高,不准退租的条件也很苛刻, 
他还是一次交付了一年的房租,搬了进去。 
住了不到一个月, 
他就在墙上一张老旧的海报后面,发现一个古怪的图案, 
那是用粗大的黑红二色线条,描绘出的一个邪神头像, 
邪神两只猩红的眼睛直直盯着他,让他不寒而栗。 
他找来了房东, 
房东的脸一下子变得刷白, 
“一定是他,那个前任的房客,他就喜欢在这里搞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你不用理它了,反正他已经疯掉了,这个东西不会害你的。” 
房东语无伦次的辩解加深了他的怀疑, 
他越看那个头像越觉得身上发凉, 
“我不能在这里住下去,我要退租!” 
“这怎么可以呢,我们有合同的,这不过是一个神经病搞的东西而已……” 
“房租我不要了,反正我不能在这里住下去了!” 
“这样吧,这件事你不要说出去,我退你两个月的房租。” 
他不顾房东的挽留,当晚就搬了出去。 
空无一人的房间里, 
房东忽然笑了, 
墙上那个玩意是自己找了一本怪书,随便画上去的, 
想不到这些房客都这么害怕,一个个非要提前退租,让他白赚了这么多钱。 
他越想越是开心,满脸的皱纹都笑开了, 
墙上的邪神头像,忽然也跟着他笑了,笑得比他还开心。


真贱

我汗

鲜花

喜欢

鸡蛋

给力

路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GMT+8, 2019-9-16 18:42 , Processed in 0.080665 second(s), 34 queries .

© 2001-2011 Powered by Discuz! X3.2. Theme By Yeei!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