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总共11856条微博

心情微博

查看: 714|回复: 9

【旧作】雁行缥缈阁(坑)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8-2-3 12:31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雁丶娓菔 发表于 2018-1-31 22:03: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之前来过这湖,应该也写过这湖里的人。
    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这里吧。 贴上旧作。

    也许有故人呢?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8-2-3 12:31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雁丶娓菔 发表于 2018-1-31 22:04:32 | 显示全部楼层
    飘渺阁。
      
    雁回闪,是飘渺阁里一个小弟子。刚年满十六岁的他,便被父亲送上了飘渺峰,拜师学艺。

    刚入山门的那天。
    他便看见了一个罗裙飘舞的少女,她正在院子里舞剑,华丽而绚美的姿势,轻轻挑起的裙裾,仿佛一朵妖娆的紫罗兰,与她身上的紫裳相映衬。
    美女!简直是人间仙子!
    雁回闪呆了,痴迷的看着她的模样,清秀柔婉,细眉之下,一双水灵的眼睛,仿佛洞察到一双如狼饥渴的目光盯着她看。她收起了剑,向四处张望。
    雁回闪似乎发现了那双摸索的目光是在找自己,下意识的扭回头,便又紧紧跟着前面带路的山童,进了飘渺大殿。

    只见刚一他入门,只见大殿金碧堂皇闪烁着光芒。侧面是个小隔间,水晶帘子挡住了,从外向你面看去,隐隐约约的看到里面坐着一个人儿,正与身边站着的男人絮絮叨叨说了些什么……
    山童便告诉他,里面坐着的就是飘渺阁的掌门人,大家都称呼她云清姐姐,为人善良亲切。而旁边的,则是飘渺阁第一大护法xxx,他可是众多飘渺女徒的心仪对象。
    雁回闪漠然。正想开口问,刚才在院中练剑的少女是谁,只听见帘子撩起的声音,青衣美人儿徐徐走出来,不带一丝女儿娇气,倒有几分男儿的英气,那便是掌门人——云清。
    “云清姐姐。”山童一见她出来,便傻呵呵的喊道,一起里有几分亲昵。
    “呵呵,山童,这就是刚来拜山的小兄弟吗?”云清的声音不媚,言语间透露出她的内涵修为。
    “嗯。是的,他叫雁回闪。”山童连连点头,然后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雁回闪,又撤了撤他的衣袖,小声说道:“快拜见掌门啊。”
    “噢!在下雁回闪。见过掌门姐姐。”雁回闪恍神,躬身抱拳,十分礼貌的说道。语气很是平淡,却并不冷淡,可见他并不是什么性子薄凉的人。
    “雁回闪,雁回闪……”云清呢喃道,“雁字回首,傲如苍雷闪,只道人生八九……”
    云清黯然失神,瞬间又回复了平静,素白的脸上,依旧是淡淡的微笑,“以后你便是飘渺阁的人了。以后便叫你小闪吧,既然入了飘渺阁,大家就是一家子了。不必那么拘谨。”
    “是。回闪知道了。”
    “你今年十六吧。我比你大上几岁,在我这飘渺阁里,没有掌门不掌门之分,你叫我云清姐姐便好。”说罢,她便唤来一名名为娉婷【白羽娉婷】的姑娘,“娉婷,你带刚来的小闪到凝云那去吧。叫她安排一间房间給小闪。”
    娉婷长的不是最美,却也很清秀,扎着两个犄角,著着一身花色云裳,脖颈,手脚上都套着一个个金晃晃的长命环,模样上看只有十二三岁。
    “是,云清姐姐。你随我来吧。”娉婷微微点头,微笑的看着眼前小子,雁回闪,然后便蹦蹦跳跳的走在前面,雁回闪便是紧跟其后,生怕跟丢了这丫头。
    穿过殿廊,便是飘渺阁里最为美丽的景观,相思楼。
    相思楼四周便是池子,此楼婷婷而立在水中央,四周没有桥,也没有来往的船。还不曾来飘渺阁,雁回闪便听说了飘渺阁里美女众多,而这些绝色美女,便是都住在这相思楼里。
    只见娉婷站在池子旁边,对这湖面一掌打去,平静无风的水面,惊起一圈圈水波,只看见相思楼的阁门缓缓打开,絮絮的桃花瓣飞了出来,两条粉色的丝带顺着风直抽出来,可见那人的内功是和气深厚。
    迟迟不见有人,只听见搜的一声,一个蓝衣丽人飞过池子,仿佛隔绝尘世的仙子,她眉间一挑,平稳的站在娉婷和雁回闪的面前。
    “嘻嘻,凝云姐姐。”娉婷却一点也不紧张,反而嬉笑的说道,“这是刚来的弟子,他叫雁回闪,云清姐姐叫我带他过来。让你給他找个清雅点的房间住下。”
    “呵呵,走吧娉婷,带他去流火门吧,把他交给凌云教导就好了。东院里的房子,你带他随便选一间住了便是,我这会要去把她们几个給叫回来。”凝云【凝云冰澜】轻轻的问。
    “嗯。知道啦。凝云姐姐!”娉婷笑了笑,便带着雁回闪到了东院。雁回闪喜热闹,便选了一间最靠东的房间住下了。

    流火门。
    “凌云哥哥!你給我出来!”娉婷扯着嗓子在流火门的院子前面吼了一圈,就是不见院子里有一个人影。冷清的要命!“气死我了!大白天的人都死那里去啦!”
    “娉……”雁回闪刚想说些什么,从院外传来一声爽朗的笑声,“哈哈哈,娉婷小妮子,你倒是敢来见我了?不怕我再点你的笑穴?”
    还未见到人,雁回闪便知道此人并非凡品,当然,能当的了流火门的门主,武功也不定不会差到那里去。其实雁回闪并不知道自己上飘渺峰到底是来干什么的,他只是与父亲打赌输了,只好咬咬牙上了飘渺峰。
    仿佛爹爹与他的赌,仍是在昨日,“倘若你赢了,莫说是一件,就是一百件事,爹都答应你,但若是你输了,你便要听爹的话,上飘渺峰好好学武,好男儿志在四方,那能不会武!以后雁记就靠你啦!”
    雁记。西北第一大富商名下的商行,主要买卖茶叶,药品等。自然也少不了茶楼酒家,赌场妓院。
    雁回闪,自小丧母。雁府里不可一世的大少爷,为人风流倜傥,模样倒也不算对不起观众,棱角分明的轮廓下,一双眸子里闪烁的是笑,俊挺的鼻梁下,一张诱人的红唇。整个人看上去,便是个浪荡的贵公子。手里永远都带着一把逍遥扇,不管冷热,都扇的死去活来的。
    飘渺阁。江湖七大门派之一。地处西北高山飘渺峰之上,门徒遍布中原武林,此派以女徒绝色著称。【1,美;2,色。称之绝色】
    飘渺阁掌门,云清。乃前任掌门之女自传位至云清后,便云游四海,不见踪迹。飘渺阁在云清的管理下,也成就了许多少年英才,其中最为出色的便是“飘渺七绝”。
    飘渺第一绝,是喜欢穿蓝衣的凝云,凝云自小在飘渺阁长大,与云清亲若姐妹。她是七绝之首,以轻功而得江湖称号:踏雪。【称号是为了剧情,瞎编了。嘿嘿】
    飘渺第二绝,是擅长吹箫的影絮离,为人沉默寡言,却是个冷艳的美人儿,其箫声能使闻着伤心,听者落泪,以内功发出的箫声,更是对于敌人最大的伤害。
    飘渺第三绝,传闻此女是个绝色的美女,除了七绝之外,却没有任何江湖人知道她的真面,她擅使暗器,往往以一袭黑衣劲装出现,蒙着纱巾,直到杀死对方,方才会吐露出,“我只喜欢你——死。”于是江湖上又有传闻此女,乃“我只喜欢你——”的形象代言人。【呵呵,别怪我残忍,作者作为一个后妈级的人物,不狠狠的虐待是不行的了!】
    飘渺第四绝,有江湖传闻说:素衣纤纤冰心凉,只此一壶赠伊蓝。伊蓝是个温婉善良的可人儿。所谓,毒、药不分家。她既当是毒王之后,也是药王之后。虽比不上华佗扁鹊,却一世一代神手。
    飘渺第五绝,名叫琪儿。喜易容,常扮作奴仆小厮,堪比千面人,其易容幻化可达神速,江湖人大多不知道其容颜。琪儿喜凉,飘渺阁里的人便称其为:冰爽第五绝。
    飘渺第六绝,紫衣罗裙,红裾飞扬,无霜剑下萧凉怨,剑自飞舞,花自飘零,看却满袖忍冬红袖招。六绝名唤罗裙,擅剑。其无霜剑法早已练就的炉火纯青,不过罗裙确是个冷艳的美人儿。
    飘渺第七绝,诗诗。人如其名,诗诗是个诗书画样样精通的女子,模样但是平平,不过从骨子里透出的气质,却让人震慑,奇女子哉!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8-2-3 12:31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雁丶娓菔 发表于 2018-1-31 22:05:17 | 显示全部楼层
    转眼间,却看见一个高大魁梧的男子,走近院子,想必那便是凌云。
    “我才不乐意来你这破地方,要不是冰姐姐叫我給你带个人来,我还不乐意呢!”娉婷闷闷的扭头喊道。
    “好好好,我这小地方供不起您娉婷小姐这尊大佛。还是你的冰姐姐面子大。不知道你的冰姐姐有什么吩咐啊?”凌云却也不恼怒,反倒笑笑的说道。
    “那是!”娉婷小嘴一嘟囔,扭头道,“喏,他是雁回闪,从今天起负责給你指导了。”
    “噢?新入门的?”凌云问道。
    “嗯。我是雁回闪,叫我小闪即可。”雁回闪点点头道。
    “哈哈哈,进来的都是兄弟!”凌云见是新来的,一下子热情起来,友好的拍了拍他的肩。这一拍不要紧,要紧的是雁回闪那细胳膊细腿,那里抵挡的过一个内力高强的好手,只听见“噶扎噶扎”的几声响动。
    雁回闪觉得被凌云一个热情而友好的拍打下来,不死也快成残废。他只得吃痛的咬着牙,用手抚着被肩,只是肩膀一麻,仿佛整条手臂都抬不起来似的。
    “喂!你请着点,他可不比你,皮糙肉厚的,整就是一肉盾!他可是一点武功也不会。倒是后你一个不小心把人家整成残废。他还没学好武,就已经成了残废,看你以后怎么跟云清姐姐交代!”娉婷瞧了瞧雁回闪那憋屈的样,他狠狠的咬着唇,微微的血红,有一丝血腥的香味飘入她的鼻腔。
    “哈哈,放心。人在我这死不了。有伊蓝在,再残废,也能救好,哈哈哈……”凌云便又朗声大笑起来了。
    雁回闪顿时觉得委屈!心里谩骂了几句:凭什么!我不干了!我要回雁记!我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公子,竟然要到这里当弟子,任人驱使,我才不干!
    可是此时,雁回闪的心中又有一股强大的反作用心理:哟!就那么一点点伤,你就怕了!还跟你爹打赌呢,你爹说的没错,你就是个败家子!
    正在他心中挣扎的茫然时,一个身穿白衣的少女翩翩走来。手里捧着几束不知名的花,白色的小花映衬,她乌黑的长发直垂腰间,温婉的笑了一笑,语气很是轻柔的问,“刚才好像听到你在喊我的名字呀,凌云哥哥。”
    “哈哈。就数你耳朵尖,一说曹操曹操就到。”凌云挑眉笑道,然后指了指身边瘦干的小子说道,“喏,这家伙太弱了,才拍了两下,就不行了,你赶紧給看看,免得到时候我落得一个‘虐待弟子至残’的罪名,我可担待不起这罪名。”
    “呵呵,不碍事,只不过你用力确实是大了些。”伊蓝笑着从袖里掏出一个小罐子——九花雨露丸,倒出一枚在手中,递了过去到雁回闪的面前,“把它吃了。这九花雨露丸是我精心研制的,有去淤血化毒疗伤之效,每日三服,一天即可去瘀止痛,呵呵。”
    雁回闪,傻傻的盯着伊蓝的纤纤玉手,一恍神,仰头看着这仿佛救命稻草般的可人儿,每一个微笑,都是那样的甜美。他痴了,痴迷的看着她。
    “嗯?快拿着呀,快要化开了。”伊蓝仿佛察觉出他的失神,又说了一句。


    “哦。”雁回闪痴迷一会,便又回神过来,接过伊蓝手中的药丸子,吞咽了下去。顷刻间,仿佛是融化在自己的胃里,他觉得有一股血脉在体内四处撺掇。肩膀却似乎轻松的了很多,也不麻了。雁回闪暗叫这药好,真是绝了!只是微微活动起来,仍是觉得疼痛难耐。
    “好啦。你们慢慢聊吧。冰澜姐叫我过去呢。她可是出了名的火爆脾气,要是晚了一步,可不知道她要怎么收拾我呢!”伊蓝莞尔,侧头看了一眼雁回闪,冲着他眨了几眼。转身要走。
    “诶呀,伊蓝姐姐,我跟你一起走,我也要去找冰姐姐。嘻嘻。”娉婷的一听伊蓝要走,便赶紧抓住伊蓝的袖子,挽起她的手,一道离开了。
    流火门霎时间失去了光亮似的,雁回闪色迷迷的目光变得木讷起来。此时,美女就是他的智慧钥匙。
    “你小子,别看了!”凌云在他面前晃荡了两圈,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人都走远了,连个影都没了。还是乖乖的跟我去见见兄弟们吧!”
    “兄弟们?”雁回闪吞下了一口口水,心里盘算着要怎么逃走,想着凌云所说的兄弟们,不会都是长的虎背熊腰,一个个壮汉吧?!要是他们一人拍他一下,早晚一命呜呼。于是他心里哀嚎道:娘啊!我还不想那么早死啊!我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雁大爷,连媳妇都没娶一个,就死在这群肌肉男手里了!我死也不会名目的!娘啊!!难道连阎王爷也嫉妒我的美貌,真是天妒英才啊!!
    “跟我走吧。雁小子。”凌云一米八的大个子,一脸阴险的凑到雁回闪面前,像爪猫似的捏着他的脖颈,把他掉在半空中,一直带到了所谓的流火门兄弟营。

    飘渺峰后峰。
    这是个种满了苍松翠竹的地方,以天为盖而建造的练功场所。只见那儿有五、六个人在那儿练功。让雁回闪觉得以外的是,飘渺阁中,不但美女多,而且帅哥个不少,眼前这几个,不就是吗?
    “喂喂,都别练了。給你们介绍个,新来的。多照应着点。这小子,弱的很。”凌云喊了一声,那几个人便都停下来,走到他跟前招呼他。
    “我叫雁回闪。刚来的。各位兄弟,多多指教小弟,嘿嘿……”雁回闪皮里带笑,眸子里尽是精明,他的嘴角扬起一个完美的弧度,让人看了便不知道如何形容这种“风骚”。[请不要曲解此中的‘风骚’,此乃褒义。]
    “放心吧,老大。吃不了他,哈哈。”眼前一名黑衣少年,额前两屡白发飘飘,其黑发用一支普通的簪子系上,一对凤目细细的看了他一眼,眉间闪现着一点殷红。他的样子很爽朗,看起来像一个文儒,不过一袭黑衣映衬下的他,又让人觉得诡异。“我叫商寇【殇口】。”
    “商寇,人是交給你了。我得去看看我媳妇啦。哈哈……”凌云便是满脸的春光,朗声笑却之后,便离去了。
    “练练练……老大是娶了掌门姐姐一个人风流快活去了。撇下咱哥几个喝西北风!”不知道何时从雁回闪身后冒出一个少年,头发微短,卷曲。他便是逍遥,飘渺四大公子之首。他高傲的昂着头,怒目圆瞪。一看便知道他此时心情极度不爽,写在他脸上两个悻悻的字:不爽!
    “不如,今天一起下山去喝花酒吧!”不知道哪个狼崽子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语气中带着点点暧昧。雁回闪被他们的热情所震慑,吓的一愣一愣的。只见一名身穿米色短衫的褐发少年轻稳的落在他面前,他的左眼竟然是有两个瞳孔,这便是所谓的重光。他也是飘渺四公子之一,神战【战神】。
    “你不怕云清揪你耳朵?”一个绝冷的声音,眼前那个红发少年竟然开口了,他的声音冷的仿佛万年不化的玄冰。细细看来,却没有前面三位好看。只是他的红发实在让雁回闪感觉奇怪,他从未见过有人有过红发。这红发少年也是飘渺四公子之一,淳熙【金淳熙】。
    “不怕。”神战扭头看了一眼淳熙,轻声哼道。
    “听浪侈那小子说,山下新开了间怡红院。嘿嘿……”身边一个黄衫少年笑道,模样确实比其他几位要清秀的多,眸子里尽是笑,手边挽着一支萧管。这便是飘渺四公子之一,笙泪【来生泪】。
    “你小子,莫不是又想让云清罚你到思过楼面壁?”商寇敲上笙泪的脑袋,“不过……你说浪侈告诉你的?别忙着下山了。咱们今晚就大闹相思楼吧,不知道冰澜听到这样的事,会怎么想?”商寇说的唾沫横飞,却露出一股难以捉摸的笑意。

    相思楼。
    飘渺峰上飘渺阁,飘渺阁内相思楼,相思楼里情难却,难却只道是相思。
    紫衣少女安静的坐在楼台边,望着远处一栋小楼,陷入沉沉的思索中,忽而眉头紧锁……
    只见远处湖畔边一个修长的身影引起了她才注意,他身穿蓝衣,手上提了一壶酒,眉头紧皱着,身边一个红发少年搀扶着他,还不时的喊着什么。
    “浪侈?……”冰澜朱唇微启,缓缓念道。
    “浪侈,你真够重的,别嚷嚷了。再嚷嚷你想让人家知道我们今天下山去了怡红院吗?!你給我闭嘴!!”淳熙佯装一脸恼怒,恨不得一掌拍死他的模样,掺着他小心翼翼的走了。
    “喝!继续喝!来来……”只听见浪侈一把推开了淳熙,酒瞳微微睁开,晃着手里的酒瓶子,“怎么没酒了,再来一瓶!再喝!”
    淳熙暗暗笑道,果然是好酒,不过是从南边带回来的“醉里仙”,此酒只要喝上一口就已经是昏昏沉沉的了。不过只要在服用之前喝上一杯人参茶,就完全不会有效果了。不过让他觉得悲哀的是,他珍藏了几年的好酒,竟然被浪侈这小子一次就給喝了一瓶……淳熙心中暗暗漫骂道:哼,看等会冰澜会怎么收拾你,消除我心头丧酒之痛!
    “冰姐姐,你在干什么?”眼前的少女已经换上一身粉色软轻纱裙子,梳了一款清雅的小髻,身后长发垂腰,她凑近冰澜身边悄悄的问道。
    罗裙顺势从冰澜的角度望去,“那不是浪侈和淳熙吗?冰姐姐,好久没看见浪侈了,我们下去看看他们吧。听说下个月我们便要随浪侈去武林大会了。我想先去问问浪侈,要准备些什么。”
    “罗裙,我们下去。”只见冰澜冷冷的眸子里全部都是浪侈的影子,她的声音里却是平静的很,听不出喜怒……
    说罢,冰澜便已经站立到两人前面。
    “冰,冰澜……”淳熙紧张道,赶紧撑起浪侈,夺取他手中的酒瓶,藏在身后。瞬间微微笑道,“冰澜,那么巧,我们又碰上了!呵呵……”
    “那里来的酒味?”罗裙用鼻子嗅了嗅,眸子却盯着浪侈,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酒气,然后预期骤然变硬,质问道:“你们喝酒了?”
    “没,没有!”淳熙反驳道。
    “喝!再喝一杯。哈哈哈……”只见淳熙刚说完没有,浪侈就高声呼喊了一声。很好,要的正是这种效果。
    远处一颗高大的树上,有几只猴子躲在那里,闪耀的眸子里,流露出神秘的笑,他们心中早已笑的发抽,可是一个个都装的面无表情。雁回闪自然也在其中,他也特别想看到后果如何,更何况,眼前的美女,更是诱惑。所谓,不看白不看!

    “把他带到大殿去。”冰澜的眸子里是怒,语气冰冷的让人心寒。“罗裙,去把云清叫来。”
    “嗯,我知道了冰姐姐。”罗裙点点头,小心的回答道。
    “啊!冰姐姐,我没有喝酒!喝酒的是浪侈喝的。人,人就交給你了。我……我撤!”淳熙小声的说道,把浪侈往冰澜身上一推。周身酒气的浪侈,靠在冰澜的身上。冰澜顿时觉得双颊绯红,却又忍不住对他怒目咬牙。
    “酒,酒……”只听见浪侈的嘴里仍然低声喊着酒。浓烈而又刺鼻的酒气,夹杂着他深深的鼻息,冰澜却从中闻到了胭脂水粉的味道。他……
    “你这混小子,竟敢背着我去外面勾搭。”只听见冰澜幽幽的说了一句,可是浪侈却听的很清楚,异常清楚。
    “冰,冰澜。你……我……我怎么会在这里?!我刚才……”浪侈猛然清醒,用手抚着额头说道。
    “你喝酒了?”冰澜淡淡的说道。
    “啊??”浪侈被问的有些不知所措,只觉得头还有些沉沉的。
    “啊!没有没有!”浪侈原是点头,后来又摇头,说道。
    “不但满身酒气,还有一身的胭脂水粉的味道……”冰澜连瞪了他几眼,冷声说道,“跟我去大殿,罗裙已经去请云清了。”
    “啊!!”浪侈有些不知所措的叫到。
    “看你等会怎么向云清交代。哼。”冰澜甩了甩衣袖,顺着小径走去。浪侈仍是弄不清楚头脑,自己只不过是去了趟飘渺后山,怎么好端端的热出这种事来?!

    飘渺大殿。
    偏殿的水晶帘子,缓缓的被挽起。凌云搀扶着云清走了出来。云清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凌云则是默默不语,站在云清身后。旁边站着一个清秀的少女,橙色的衣裙,飘带冉冉,婷婷站立在一旁,脸色极其不好,牙齿紧紧咬着唇角,眼眸里带着一丝丝怒。她便是子叶【锦瑟】。
    “浪侈。你好大胆!没有经过我的同意擅自喝酒,看看你一身的酒气!”屋子里很安静,云清突然开口了。
    “我……”浪侈有口难辩。
    “浪侈,你小子喝酒也就算了,怎么……”凌云对其投以极其奇怪的目光。
    “呜呜……”只见旁边的橙衣少女终于忍不住哭起来,“浪侈哥哥,你……你负我……”
    “我!我!子叶!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只不过是去过一次怡红院,我真的没有做什么!我连一个妞也没看到!”浪侈微微低头,绯红的脸色里透露出他的青涩,他信誓旦旦的说道。

    “浪侈哥哥……你……去怡红院!!……呜呜……”子叶心中一恼,甩袖夺门而去。
    “你!浪侈,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没想到你……你……气死我了。”云清愤懑的说道。
    “浪侈!你小子!竟然敢到怡红院去?!飘渺阁里的规定你都忘记了吗?子叶那么好一个姑娘,放在这你不要,偏偏去怡红院找妞?!”凌云仿佛是脑充血的吼出一句来。
    “可是……”浪侈低声说道,“我喜欢的人……不是子叶。”
    “什么!?”云清顿时一愣,揉了揉太阳穴。
    “媳妇,你怎么样?身子不好去休息会,这里我来解决。”凌云紧张道,只见云清强忍出一个微笑,淡淡的笑道,“相公,我没事。”
    “我……我喜欢的是……是……”浪侈低低的头,缓缓的抬起,目光紧锁在冰澜的身上,他顿时觉得双颊都在发热,发烫……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8-2-3 12:31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雁丶娓菔 发表于 2018-1-31 22:06:11 | 显示全部楼层
    “是……”浪侈的声音里带着羞涩,猛的抬起头,“我喜欢的是冰澜!”
    “冰澜!”云清惊讶道,眉头已经皱成疙瘩,一慌神几乎要倒在凌云的身上。
    “浪侈!你闹够了没!这事到此作罢!你和子叶是订过亲的,去武林大会之前就把婚事給办了!”凌云怒目嗔道,一边却有小心的扶着云清,“今天的事,就这么定了!罗裙,武林大会的事情交給你和帝晋【上帝禁区】。明日,冰澜、伊蓝同我一起动身,带云清到暗月宫去。伊蓝说了云清的病只有暗月宫的温泉才能治。至于阁内所有大小事务,都交给浪侈和几个丫头了。”
    “我知道了。云清姐姐的身子要紧。武林大会的事交給罗裙就是了。”罗裙点点头,又看了一眼旁边的冰澜。她扯了扯冰澜的衣袖,冰澜才缓过神来。
    “嗯。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准备一下。”冰澜缓缓说道,她深深的允了一口气。凌云扶着云清离开了大殿。
    “冰……冰……”浪侈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冰澜冷漠的瞟了他一眼,淡淡的吐出一句:“你随我来。”
    ……
    “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真是罪过啊!”笙泪稳当的站在树下,感慨万千的念叨,一副久经沧桑的模样。
    “没意思!连子叶也要嫁人了!哼。”神战把衣袖一甩,扭头就走了。剩下几个人面面相觑,似乎琢磨到了什么:神战似乎喜欢子叶那小丫头吧!不过终究是没人说出来,他们从来没有想过,浪侈会喜欢上冰澜,还有这么一出闹剧。
    雁回闪只是无奈,心中不由想到一句诗:人不风流枉少年!便又望着紧随冰澜而去的身影,轻唾了一句:谁叫你那么早跟人家小丫头订亲。
    瞬间,雁回闪双眸一转,眼睛紧扣住了从大殿内缓缓出来的罗裙,罗衣轻摆,娓娓而来,蓝色的光映照在她脸上,从她脸上看到的是一种疑惑和不解。然后,她便摇摇头,让自己不再去想这件事,她该好好想想武林大会。
    “淳熙,去喝酒。”商寇从树上一跃而下,轻稳的站在地面,回头对这站在树上一面埋怨的淳熙。又冲着雁回闪摆了摆手,示意他过去。
    雁回闪这会倒是很听话,大摇大摆的就过去了。毕竟眼前都是些高手,稍微一使劲,说不定自己的小命就不保了。
    “你们去吧。我去看看神战,嘿嘿。”笙泪的眼眸里,仍然带着一缕神秘,嘴边还是最奸邪的笑,嘴角微微上扬。
    “随他去吧,又不知道他心里捣腾着什么鬼心思。”商寇说道,随机拉上身后的两小子,浩浩荡荡的在流火门里喝了一夜的酒。
    ……


    次日。
    天刚刚泛起一丝白光,朦胧的雾气笼罩着整个飘渺峰,却給这整个山峰增添了一抹神秘,隐隐约约的,光渐渐扩散了,从一个小小的缺口,扩散到一片,一大片。那橙色的光,穿透过雾气,直射而来。
    早早的,便有弟子起身劳作了。飘渺阁的大门,缓缓被推开,只听见咿呀的退门声,凌云已经带着云清出了飘渺阁,乘着马车直奔山下,顺着曲曲折折的山道,一路雾气渐渐消退,阳光直接从车窗里射入,清香的青草味,扑鼻而来。
    云清只觉得精神多了,心中不觉一畅。
    “云清姐姐,今天精神好多了,以后要多出来走动走动才是。飘渺峰上雾气太重,终究是个寒凉之地,姐姐身上的湿气过重,旧伤又有复发之迹象……”伊蓝撩开车帘子,一股暖风直扑云清素白的脸颊。
    冰澜则是侧头靠在车厢上,垂着眸子,仿佛是睡了,可是她却清楚的很,她睡不着。她在想一个人?是谁?浪侈吗?不是的。一个她爱的人。对于冰澜而言,浪侈是她从带面带回来的孤儿,她从来都把他当作自己的弟弟来看待。
    “就是!云清住的那地方,更是阴寒。我说换了,你却偏偏不肯。”凌云一边驾车一边嘟囔道。
    “云清知道相公是为我好,可是我已经习惯了。一时改不了了。”云清恬静的笑道。

    ……
    飘渺峰。
    “冰澜……”浪侈手里紧紧的攥着一枚铜钱,铜钱上生了一层铜锈,有点发绿。浪侈的唇抖动着,似乎在念叨着什么,没有人听的到,也没人能听懂。
    “浪侈哥哥。”子叶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的身后,他没有发觉,也许他太执着于冰澜,仿佛世界里只有她了吧。子叶看着浪侈那沉沦的背影,不知是悲哀还是辛酸,她只觉得心头一阵发麻,泪好像要止不住的涌出来了。她抽出衣袖里的白手帕,他送給他的那条手帕。迅速的拭去眼角的一枚泪珠。
    “子叶。你什么时候来的?”浪侈的声音很轻,从声音里听不出他的一丝情感。
    “只是刚来。便看到你在这儿。浪……”子叶只想说什么,却被浪侈制止。他把手指放在唇前,小声的“嘘”了一下,示意她不要说。
    “听到什么了吗?”浪侈小声问道。
    子叶只是满脸的疑惑,却觉得今天的浪侈很奇怪,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得摇摇头,闭上嘴。
    “浪侈,一直以来,我都把你当作亲弟弟一样看待,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你会爱上我。我不得不承认,我喜欢你,但是喜欢并不是爱。我爱的人,不是你。傻小子,好好对待子叶吧。她说过,她最爱的人就是你。从第一眼见到你,她便说过要嫁你为妻。子叶是个好孩子,也许你也从来不是爱我,只是单纯的喜欢,一种依赖吧,就像我从前依赖云清一样。”昨夜,冰澜的话,让他彷徨了。冰澜不知道,在他浪侈的心里。自从她递过这枚铜钱开始,她就像女神一样的占据了他心中的位置,挥之不去。他的心里,再也不能容纳子叶,他只是一直把子叶当作妹妹来看待……
    “子叶,我终究是要辜负你。对不起,倘若有来生,我们再见吧。”浪侈叹了一口气,摇头道,然后他的身子一直向后退,他脚边的石子,也在飘渺峰的崖边瑟瑟发抖……
    “不要!浪侈哥哥!”子叶冲上去,想要挽留住他,只可惜太迟了,她无法挽回,也无力挽回。看着浪侈那修长的身体从她眼前落入深谷,最终成为一个小点,而这个点最后消失,消失在视线里。山谷里回荡着她的喊声,夹杂着她的泪。如同决堤之水,喷涌的泪,她哭的撕心裂肺……
    “不要哭了。我看到你的眼泪了……”
    “不要哭了。女孩子哭了就不漂亮了……”
    不要哭了,女孩子的眼泪是只能給相公看的……小小的子叶顿时惊愕,止住了哭泣。浪侈从衣袍里掏出一条折叠的整整齐齐的苏白色手绢,仔细的为她拭干眼泪,好温柔。
    子叶甜甜的笑了,浪侈也笑,“你笑起来真美,我长大要嫁给你,做你娘子。”
    子叶。
    子叶。
    子叶。她跳下去的时候,带着笑,很美,同她身上穿着的那身绿衣,正如她的名字那般,子叶。倩倩小女绿衣装,新翠飘舞比花娇……
    【根据角色本人的要求,把浪侈此人物消灭殆尽。与此同时子叶也消灭掉了。】
    ……
    飘渺峰。
    没有尸体,只是简单的立了一个衣冠冢。罗裙没有把消息飞鸽传书給云清,她知道,这会是一件多么大的打击,冰澜会自责,任何一个人都会为之伤心流涕。罗裙却懂得,懂得浪侈对冰澜的冰心赤诚,就像子叶会跟着跳下去那样,这都是爱。罗裙没有哭,她晓得这样是对于浪侈的一种解脱,他无法面对子叶,更无法面对冰澜。罗裙心里暗暗祝福,但愿来世,他会找到一个爱他的人,和他真心相爱的人。子叶也一样。
    笙泪听到之后,把自己一直封闭在思过阁中。任人在阁外敲喊他都不应,害的大家围在门口急的跟蚂蚁一般。不管与否,笙泪都觉得是自己的恶作剧把他们两活活害死的。如果没有那场闹剧,他们……
    神战听到他们跳崖的消息,几乎半天没回过神来——子叶,子叶死了。他不信,说什么也不信,一夜间,他的褐发变白,眼眸里,是看不尽的悲哀。
    飘渺大殿。
    “帝晋师兄,过几天便要动身去武林大会了。他们一个个都这样,我真的不放心啊……”罗裙的眉头皱的都拧成了疙瘩,一脸沮丧的说道。
    “我看着也不好受。让絮离、诗诗和这四个家伙留在阁中吧。三绝和琪儿一同上路,刚来的小闪也一道去了吧,留在这里跟他们四个混下去,也不是办法。不用太多,二十来个弟子一道去就够了,我是怕我们这些人一走,绝杀族的人又来捣乱。”帝晋说道。
    “嗯。就这样办吧,其他弟子都留守飘渺峰,三绝、琪儿随我们一道去。”罗裙点点头,低声说道。
    ……


    出了山道,便是笔直的官道。一直往南走,便可以通向武林大会会场——聚义山庄。
    三天后。
    “帝晋师兄,我们还要多久才能到。”罗裙突然出现在帝晋面前,问道。
    “琪儿!”突然听到身后怒气,一句怒吼,卷起浪花千万朵。“你又易容到处招摇撞骗了!下次出来不带你出来了,让你好好的在思过阁思过去。”
    “哇!不要呀!罗裙姐姐,不要呀。琪儿不过是想捉弄一下帝晋师兄嘛,你不知道帝晋师兄傻乎乎的很好玩的!罗裙姐姐不要生琪儿的气呀!琪儿错了,琪儿以后再也不易容成罗裙姐姐的模样了。”琪儿像是霜打的茄子般蔫了下去,愁眉苦脸道,不过心里却是笑嘻嘻的说道:我不易容成你的模样,不代表我不可以易容成别人的模样嘛!
    “哼,就你这个小丫头片子,让你学易容实在是一个天大的失误!你就想着不易容成我,再易容成别人,还不照样被你糊弄着玩?”罗裙嘟囔起小嘴,哈着腰道。
    雁回闪正巧倚在栏杆上看着她,她穿的仍然是一身紫衣轻裙,眉目如画,薄唇微微翘起,双手插在腰间,两条飘带因风起舞,雁回闪恍惚。
    “啊!一点也不好玩,都被你全部猜中了。我要回房间去了!”琪儿摇摇头,尽管琪儿打扮的是罗裙的样子,但是还是能分辨的出来的,就是那双眼睛——一双水灵的眼睛。而罗裙的眼眸里,是深沉。
    不过在下一刻。
    一双清澈又透明的眼睛,进入眼帘,雁回闪再熟悉不过了!
    雁薇羽。
    她个子不高,很瘦。尖尖的下巴,脸色苍白的仿佛是白色的宣纸那般,毫无血色。可是一双眸子却灵动的让人沉迷,清澈的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帝晋从未见过眼睛如此好看的人儿,她不是特别漂亮,可是眼睛着实让人无法挣脱开,像是催眠一般的忍不住要望过去。她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让他心动的人。这也许就是一见钟情吧,帝晋想。
    “薇羽!”此时,雁回闪打破了寂静的空气,凝结在空气中的水,霎时间活动起来,“你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怎么又不在家里好好休息!又背着爹,偷偷出来了?”
    “哥哥。”薇羽牵强的挽起一朵微笑,“我终于找到你啦。爹爹说你去习武了,我让好多人都出来找你,最后他们告诉我,你在这,我就拉着小四乘快马过来了。”
    “乘马?那个挨千刀的小四,不知道你的身子骨受不了这么折腾么!他现在人呢?怎么就你一个。”雁回闪看着雁薇羽,担心的不得了。他与雁薇羽是双生子,他先出生,薇羽后他出生。但凡双生子,总是有点缺陷,而雁薇羽自生下来身体一直都比正常的孩子差,整个人看上去也是毫无血色,再怎么补也吃不胖。而且不能吃辛辣不干净的东西,吃了就吐。
    “他去喂马,叫我先进来找你的。”雁薇羽摇摇头,轻声说道,声音很轻,一点底气也没有,“哥哥好像瘦了呢。”
    “小闪这位是?”罗裙问道。
    “我妹妹,薇羽。”雁回闪回答道,但是他终是觉得不对,雁薇羽的声音怎么会那么弱?他离开时明明脸色稍微有些红润的。他下意识的把用手抚上雁薇羽的额头,烫!
    “该死!”雁回闪谩骂道,“你额头怎么那么烫!”
    “我没事啦。只是有点热。”雁薇羽摇头道,“羽儿很想念哥哥,哥哥陪羽儿回家吧。”
    “我去请个大夫給她瞧瞧。”帝晋觉得自己不应该干站在一边,总该做点什么吧。
    “麻烦你了。”雁回闪点头道。
    罗裙走到雁薇羽身旁,眼前这姑娘比自己矮了少许,却是瘦的只剩下骨头了,她的手很修长,骨节在白皙的皮肤映衬下,同那深色的血管潜藏在皮肤下,都清晰可见。
    “我是罗裙,从飘渺阁来的,你哥哥现在在飘渺阁习武,你不必担心。”罗裙微微的笑着,连雁薇羽都觉得她笑的很美。
    “哥哥很喜欢罗裙姐姐吧。”薇羽笑着凑到雁回闪的身边,踮起脚,在他畔边念道,罗裙听不到,只有雁回闪听到了,“罗裙姐姐笑的好美,哥哥要加油,到时候罗裙姐姐就可以当我嫂子了。”
    虽然罗裙没有听到全部,却听到里面最为重要的两个字“嫂子”,罗裙一时间也羞涩无比,面色中却仍是装作一副镇定模样。又斜眼看了一眼雁回闪,不可否认,雁回闪确实是个帅气的公子。书生打扮的他,多有几分文儒气息,加上他自身的才气,眉宇见显露的英气,一把逍遥扇在手,真是有宝剑配英雄,宝玉赠美人的气势。
    “傻丫头,瞎操心什么,这事八字还没一撇呢,现在你就是要給我好好的休息养身子,要不然哥哥怎么好放心去娶媳妇?若是不然,我就給你找个男人把你給嫁出去。省的我天天担心。”雁回闪笑着回应道,不过终究心里担心的不得了,她能不能熬到明年都还是个未知数。他只有雁薇羽这么一个妹妹,自小疼爱有加……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8-2-3 12:31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雁丶娓菔 发表于 2018-1-31 22:07:41 | 显示全部楼层
    呃。
    贴过来发现好像不是这个湖。


    哈哈哈哈哈

    没关系。随便啦。就这样吧。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9-10-23 10:25
  • 签到天数: 288 天

    [LV.8]以坛为家I

    时光荏苒 发表于 2018-1-31 22:48:07 手机论坛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文采真是绝了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9-10-23 10:25
  • 签到天数: 288 天

    [LV.8]以坛为家I

    时光荏苒 发表于 2018-1-31 22:48:26 手机论坛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文采真是绝了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12-22 17:11
  • 签到天数: 51 天

    [LV.5]常住居民I

    念心儿 发表于 2018-2-4 11:49:58 | 显示全部楼层
    通篇读完。。果然不是。。不过。喜欢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20-9-5 10:32
  • 签到天数: 21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峰陵孤傲 发表于 2018-3-17 08:41:44 手机论坛 | 显示全部楼层
    绝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20-9-5 10:32
  • 签到天数: 21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峰陵孤傲 发表于 2020-7-2 13:44:0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20-9-28 03:13 , Processed in 0.998225 second(s), 91 queries .

    © 2001-2011 Powered by Discuz! X3.2. Theme By Yeei!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